白京生,作品之十八,布面丙烯,60x60cm, 2018

 
白京生
 
50年代中期生于北京
70年代开始学画,曾师从朱金石、马可鲁
1990年赴美,在美国期间作品多为风景静物
2006年回国,现居北京,自由艺术家
 
 
艺术的自如消解了我的胆怯丨艺术汇
 
 
作为以主观意识或情感为创作内核的抽象艺术,它的兴起,标志着现代主义艺术走向历史的集点并进入新的阶段。在抽象艺术体系之中,艺术的语言、材料、形式和手段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抽象艺术以对抗或破坏的形式,打破传统艺术的语言体系、材料功能、结构形态的种种局限,并将艺术置于开放性的情境之中。抽象艺术的这种“执于心、破而立”的特性,与男人的力量性、果敢力、对抗性更容易契合。因此,在抽象艺术家的性别比构成中,女性抽象艺术家的占比似乎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有人认为,女人柔和、感性的特质,或多或少地削弱了抽象艺术语言的张力所在,使得抽象语言中的对抗性和破坏性不能被酣畅淋漓地表达出来。在女性艺术家的画笔下,抽象艺术真的会缺失掉它的张力吗?其实不然。
 
 
      
 
 
 
白京生在色彩的选择上有着理性的斟酌,而画面中不合乎理性的小色块,打破了画面的平静,以一种对抗的冲突性,造就温和画面背后强大的生命张力。(采访、撰文/朱国良)
 
 
正在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