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岚

创作是审度自己潜力并对周遭物象感受的艺术再塑过程。从一开始对物像的追求到弃舍现实参照的精神诠释;从写实,提炼,极简,似与不似的混合,到这些的都不重要;从顽童时的街头速写、石膏像素描、跟范曾老师学白描、军艺国画本科、京都艺大跟山添耕治老师学意大利湿壁画、到在加拿大的创作生活,历经40多年;从80年代末开始画水墨抽象到现在也已经20多年。抽象是用不具体的形象记录那种清晰但不可言喻的具体感受。这种看似无标准无定义的状态,使得它根据所处的环境不同,感知力的不同,观察的角度不同和此时此刻的状态不同在层面上可浅可深,共鸣有轻有重。视野和胸襟虽然能对作品举足轻重,但它并不是全部,只有当它与劳作、经验默化融汇后才能彰显其深度。这种无边界性和不确定性挑战其曾为之沾沾自喜的熟练感、习惯性、认知标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对于纯粹的向往并无消减,既不刻意、也不强求、它需要在时间里慢慢成就。需要把所感受的光、温度、风、情绪、韵律……记录并定格在纸上。那些瞬间是可选择的,犹如无声的音乐。水与墨的单纯性和丰富性的兼容。使其有很多可塑性,即制约又无限,是在有意识中发展随机性。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一个自由的状态,剔除所有多余的杂质,忘记以往的经验及习惯,在这里时间与心交织并无阻碍。

 

——朱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