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阳

呼吸

简路卡-马尔茨亚尼

中国和意大利 对很多人来说,当谈到中国这个国度时,思想就飞向大量的商品,先兆的“中国制

造……”,罗马的爱斯奎里诺区,米兰的保罗-萨尔皮区,普拉托的纺织工业郊区,在意大利分布的

餐厅……人们常常以一种平庸的方式思考中国,而不攫取她的人类学的整体性,多面性,中国人的几

千年的一只眼睛看着大地,一只眼睛看着天上的炼金术的价值。中国和意大利,星球上最古老的,巨

大的文化矿床,挑战了历史而持久地存在下来,生产了巨大的真实和加工了的非凡经济,发展了两种

医学的视野,出口了精美的地域饮食。两个莫洛克神代表着东方与西方的综合:两种相反的观点,但

可以在扩展与完成的关系符码中调和,就像常常发生的那样,在两个相反的文化之间生长出一个共同

的,根本的,普世而相互的文化。

互相扩展,互相完成……

李向阳是一位中国艺术家,属于中间一代(1957),今天是成人一代。这一代在资本主义繁荣之前一

点的时候正年轻,在毛泽东主义传统的末端轨迹上完成教育,在这一时期,一切都改变了,商品加大

了它的全球性力量,市场打开,进步加快了它的世界性冲击力。李向阳是一位了解和热爱意大利的艺

术家:他在罗马学习,在这里做展览,不仅仅如此,他在这个美丽的半岛度过了好些年,现在周期性

地回到这里。他感受着古典图像学的推动,启蒙的几个世纪的特殊的分量和我们的前卫艺术的教育能

力。由此出现了我前面说的扩展和完成的原则:向阳在绘画的形而上价值上综合了中国与意大利,证

实了我们图像学的长子身份,证实了一种造型灵感,以这种灵感一个外国艺术家划出新的绘画思想的

轨迹。

绘画在寂静的连接,旁系的对话与梦想的感受中成长

 一会儿我们将进入一个活生生的事业,发现一个导向作为视觉艺术的考利考拉大厦展览心脏位置的

李向阳近作的独特过程。在斯波莱托与一位中国艺术家对话具有特殊的意义:因为这个双世节的城市

被证明是交流的地域,开放对话的工坊,语言传播的堡垒。作为艺术馆长,我感到对照的急迫:这是

一个在政治地理的中心的国家,这样我们将谋取很近的未来的连接方向。为了交流的视觉叙事,没有

比向阳的游牧主义更正确的了。这是东方和西方,农村和大都市,梦和现实,乌托邦和真实的良知的

宽宏溶解。他的历史是一种确证,证实了在户籍身份后面,在政治雄辩术后面,在媒体故事后面隐藏

了多少复杂性。请你们放松自己,以思想进入他的绘画,你们将得到比一篇报纸文章更多的答案:因

为艺术深入看得见的层面之下,钻入日常的表皮之下,探查着可以接受的选择。向阳像对现今的扩展

了的良知,一架精神分析的雷达,撕碎中国周围的浮夸的华丽辞藻,在画中提取出电视与电影从未得

到过的精华。

矛盾心理重新给出我们时代正确的温度

 获得解决的矛盾引导着李向阳的视觉和观念的思想。这不意味着不连贯,说得更明白,这是探索混

乱中的和谐,探索可调和的差异之间的流畅联系。为了到达这样一种脆弱的平衡,艺术家穿越并链接

张力障碍,以一种冒险但可能的方式挤压矛盾。矛盾心理是它的解决办法,这一交涉解决了矛盾:向

阳挤压着绘画的实在论的本质,将颠覆了的世界靠近真实,人的飞翔,黑白的记忆,或者在一个符号

之上挥洒出另一个符号,黑暗置于明亮之上,或者相反,灰暗的色彩在鲜艳的色彩之下。他的绘画是

一个现实与想象之间对话的巨大工坊,在这里可能性与不可能性以一种令人不安的方式互相近似。

想象解决着道德冲突

青年时代的作品沿着具象传统前进,她们是法国印象主义和现代主义经典方式的女儿,是欧洲19世纪

对中国学院文化影响的女儿。同时,向阳的开端增添了欧洲与美国对80年代绘画引用主义复归的回

声;在这个轨迹上,意大利超前卫通过阿基莱-博尼托-奥力瓦的直觉,成为理论研讨的中心。开端是

线性的但并非可以预料的:艺术家面对肖像,静物,风景的主题,这里面表面上有一只安静的眼睛,

记录着一个私人的世界,它会使皮艾尔-博纳尔喜悦。这个世界叙述着形式的色彩色情主义,普通身

体的曲线,大自然脉动的手势能量。但是,在过于正常的外表下隐藏着与后期印象派的语言关系,在

这个轨迹上,艺术家们推翻了外光写生的哲学,将眼睛重新带回室内,带回“照相术”的一瞥中的私

人房间。对于向阳来说,这意味着扩展中国老艺术家们的学院视野,这种视野孤立于自己的土地,远

离欧洲的文化争论;同时,又意味着对毛泽东主义的压力做理性的思索,在更私密的绘画中探索没有

LI XIANGYANG

BAMBINA

1984 Olio su tela 120x80cm

ATTRAZIONE MATERICA

1989 Olio e materiali vari su tela 100x100cm

NUOVA STRADA

1999 Olio su tela 100x80cm

宣传的,在中国缺少的一种自恋视野。对于我们意大利人来说,很清楚,在样式与学院主义之上,更

少预料的是,在70年代的寻求一致和相同的中国能带有一种问题性。李向阳以典型的方式代表了反叛

的儿子的一代,他们向变化的世界开放,站在自己国家的立场,但是,运用历史相对主义的良知,决

心与西方的范例和大师们相比照。

很明显,不能再在农村风景和花卉的自然之间继续了。事情很快开始转变。向阳感受到传统样式的限

制,开始偏爱其它的方向,走向简化符号,然后再沿着具象天赋,走向他的大都市故事的超现实特

点。我们从第一个方向开始。这里,他的符号变得浓烈与无形象,成为一种理想地覆盖了青年时代具

象的潮水。这是一种材料的海啸,只是从里面浮现出一些人体的形象:你在凝视中看到脸部和眼睛,

这里出现了风格化的形象,就好像从无形象艺术的沙子里走出了艺术家的具像本性,他的良知并未被

手势窒息。你感到材料的风暴,宇宙的爆炸,鲜活的肉体,叛逆的自然,肌肉的台风,你感到绘画把

过去的具像幽灵甩远,淹没它们但并没有将它们杀死,留下了螺旋与上升之流。

 第二种方向恰恰从螺旋中诞生,从氧气的洞孔中淹没的形象重新被带到了水面。很明显,无形象艺

术的窒息力量将传统的样式转变(肖像,风景,静物)为样式之后的样式,一个“另一种”的具像,

这种具像等待着合适的时刻展开。青年时的作品现在改变了:我们现在看到的作品叙述着一种转变了

的目光,这种目光是西方与自己国家获得问题解决的对话的儿子,证实了在理论推理,语言方法,观

察,选择和塑造事物的方式上的成熟。

 

 向阳的态度好像一个生命的机体的肺部呼吸。收缩与扩张是呼吸不停顿的节奏:吸进外界的空气,

过滤出营养,在适当的有氧过程中一一转换。我们的这位艺术家完成着类似他的中国文化能力的过

程:他面对众多西方艺术身份,吸取它们的根源与线性发展,在他的具像“呼出”的过程中将矛盾做

一番新陈代谢。有氧行动是连续的,不可打断的,富于生命力的,就像他的绘画行为如同一场没有停

顿,没有终点的旅行一样:一种不停顿的挑战,一幅画接着一幅画,在战斗的画布上画笔发出噪音,

留下不可磨灭的符号。

 从一个阶段到另一个阶段的主题变换过程很像呼吸的符码。无论这里涉及的是抽象的矩阵或者具像

的能力,向阳都在作品中保持了双重记录,一种内部的,有意识的对话,一种解决矛盾主题,文化对

照和复杂联系感觉的双重性格。我们看看2009年的竖长的作品,那些几何图腾好像通向天上的五六个

方格。竖的手势符号振动在众多横向方格的背景上,好像音符在乐谱之上,一种与周围空间形成和谐

关系的穿过色彩的奏鸣曲。作品有着清晰的纵向按钮,它形成反差并在色彩对比中伸延。同时将表面

的差异合并,展示了陌生的因素的可能共存。这是向阳的最“东方的”作品,靠近中国书写文字,证

明了一个以绘画性字典书写的文化对抽象的感知是多么不同。这些绘画在现今的阶段之前,但并未在

现今阶段完全消失,而是使他的绘画性格更完整,在2013的一件作品中我们又找到了它们,就像在现

今悠荡的回声。在脉动的几何图形中,已经去潮的艺术家在其文化遗产中的根源得到了加固;在符号

和手势中确认了他作为东方西方之间的生物学发动机的矛盾性。

无法从根的复杂图表中逃离

新近的作品扩展了绘画有自己的呼吸的观念。你们看一下2013和2014的作品。这里艺术家在当代城市

之上飞行,同时把画布的一个区域留给黑白色的记忆,自然的源头,原野的风景,东方图象学的典型

的绢上水墨。朝向源头的过去的吸进,面对当下混乱的呼出:两只眼睛,一道双重的目光,一颗分成

两半的但总是连接起来的灵魂。一种绘画的诚实心灵的造型呼吸,这里现今怀抱着过去的痕迹,进步

并不忘记几千年的根源。中国的一瞥,就像我在开始时说的,一只眼睛看向大地。一只眼睛看向天

空,在智慧的信念中身体和精神是同一视野的两个部分。向阳的幻想的飞翔突出了一个不可能的手

势,这一手势没有超现实主义的典型口音;相反,代表了思想的升华,一个整体的一幕,在这幕戏剧

里,绘画展示在叫作中国的集体的大洋中一个个体的挑战。

艺术家在世界之上飞行,上升到高处,他像米开兰哲罗式的天使或者马克-夏加尔的梦幻般的子孙那

样翱翔,优雅而冷漠,这是一只穿着深色服装的鸟儿在真实的地域之上飞翔。与“鸟人”有着美学的

联系,李向阳观察城市进步的矛盾,意大利风景的美,中国大都市的地标……一边在天空中完成柔和

的步伐,没有噪音,迅速而小心,一边观察下面的生活。世界在改变,进步在冒泡儿,城市在变化,

但是凝视保持着警惕,直觉性和先见。

有意识的根生产良知

良知生产对话

对话生产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