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艾民

       陶艾民出生于湖南,虽然她已将家落在北京,但情感上却始终与这座城市保持着距离。她怀着感同身受的情怀和人类学者的好奇去观察农村妇女的生活,用一 种意味深长的沉默,为她们默默无闻,随时可能被历史忘却的生命代言。陶艾民的艺术综合了现成品使用和民间艺术的手法,并涉及绘画、书法、拓印、影像、装置等多个门类。她的作品游弋于大众和精英文化、传统和当代艺术之间,对艺术创作权、艺术自我表达、劳动、身体经验和集体记忆等问题富有深刻而细腻的哲思。

 

        自2005年以来,陶艾民以搓衣板为母体创作了一系列作品,并为此走村串巷、挨家挨户收来上千块搓衣板。在常年累月的使用后,这些搓衣板被磨得棱角光滑,又因水浸日晒,有的变形、有的开裂。它们原本是乡土社会中日日不能离的必需品,但因为洗衣机的普及,许多搓衣板被搁置一旁不再使用,逐渐淡出历史舞台,它们的命运与老去的农村妇女何其相似。在陶艾民眼中,这些搓衣板是见证女人辛勤而顽强一生的最好“物 证”。 正如艺术家本人所言“从女性的视角出发,我更关注不同时代女性的境遇,而搓衣板——这些常年浸泡在水中的‘文物’则是过去一个时代的女性的象征,也是无数女人用历史来见证的一条生命之河。”

 

装置作品《女人河》(2005)将搓衣板前后串连成为一条“河流”,形成一个对于集体力量和时光流逝的多重象征。农村妇女往往没有读写能力,也很少有照片留下来,搓衣板见证了她们日复一日的劳作,而她们也将自己的生命痕迹镌刻在搓衣板上。陶艾民将肖像与搓衣板结合在一起,正是对此的绝佳隐喻。在《女 人经》(2005)中,陶艾民将搓衣板如竹简一样串连成册,每一块搓衣板好像是一篇故事,这个巧妙的转换使搓衣板成为图像学意义上的无字书。《出水文物》(2006、2014)是用钓鱼线将搓衣板一块块悬挂起来,当这些在河边所使用的日常物并置在一起时,看起来就像人类学或考古博物馆的展品。

 

陶艾民的近期作品不再直接展示搓衣板实物,而是将它们拓印在宣纸上,这就实现了现成品和绘画之间的过渡,同时也和传统水墨艺术、版画和金石学产生了联系。《女书》作品中,艺术家还将家乡湖南江永妇女用以记录方言的女书,以书法形式融入搓衣板制成的拓片中,并把拓片装帧成古籍。这些虚拟的“文物”体现了一个“似非而是”的文化传统,它之所以陌生并非因为它是想象的,而是因为它在主流文化的压抑之下被遗忘。陶艾民以普通女姓的日常物组成作品,恰好和当代男性艺术家以语言为主题的巨型作品互相呼应,如徐冰的《天书》。

 

        陶艾民1999毕业于福建国立华侨大学艺术系,2001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助教进修班,现生活于北京。她的作品曾在中华世纪坛(2005、2006、2011)、中国美术馆(2009)、今日美术馆(2008、2010)、台湾夏可喜当代艺术(2009)、北京墨斋画廊(2014)等地展出。她曾获《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展》新人奖(2006)、《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萧淑芳艺术提名奖 (2008)、《艺术中国年度艺术家》装置多媒体类提名(2009),其作品被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炎黄艺术馆、成都现代艺术馆等机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