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跃华
跻身在这个纷扰喧嚣的世界,你是否已经太久不曾聆听自己内心深处的独白。万千思绪交错,所谓的意念信念执念,有多少在须臾之间幻灭,亦有多少于一念之间蔓延开来长成参天之势。
 
“一念”,即一念之间。作者希望自己的创作能够永远跟随自己的想法。生于一念,成于始终。
展览由油画、素描、摄影三种艺术形式展开叙述,犹如三重门,每一扇都开启一段时空之旅,带观者去印证作者三年间艺术创作道路上的自觉与蜕变。
厚重的油彩堆砌对现实的反思。通过各式文化符号的对接,传统与当代的碰撞,古今的冲突不可调和,置于种种对抗性的张力,文物与当代产品的违和感衍生出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代艺术冲击境遇下的反思。处变不惊的禅意隐喻对过去、对暴力的反思。《虚构的时间》系列,三个不同的时空并行于破碎崩析的墙面,墙隙中的幻渺太虚境,留下既视的时间本身。具象与抽象在此异曲同工,在自我架构的时空中,作者完成了一次次的自我反省。
 
纯粹的黑白笔触谱写对生命的咏叹。作者用最朴实的写实语言细腻地刻画枯槁的躯干,有如无声的默片,深情的演绎俘获人心。无论是《西藏西藏》这张巨幅素描作品中布达拉宫广场上那棵倾倒蜷曲的枯树,还是组画中生长在各个角落中不知名的个体,它们都同样剥落、皲裂,用每一条纹路来记录人类难以企及的时间痕迹。树木从来不言不语,却用它们的全力将根蒂深虬泥土,热爱着生命。作者在这里与树木发起共鸣,诠释与自然、与世界的相处之道。
 
影像《江河》系列承载着对生活的致敬。镜头下的重庆,两江交汇处的城市灵魂,万物共生,一切不和谐都消融在无尽江河中,只余下平和无畏的江水东流。灰朦的色调中潜隐时代的危机,这座城市一切传统挣扎与转变的刺痛,只隔一场晨雾幂历。面对时代的成长,我们无法患得患失,唯有逝者如斯,水流而不盈。时代变迁下的重庆,我们终会成为几迫遗忘的历史的一部分,诚然,这就是生活。
 
在言稞的艺术世界里,没有焦躁不安的情绪,他的每一次创作都清晰地表达了自我心中的冥想。通过作品重新思考人的生存意义,生活的经验理解,不断争取自我实现,用真实描绘虚无,用瞬间接近永恒。
 
一念缘起,一念执着;一念即瞬间,一念亦永恒。
可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王怡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