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子馀参加蜂巢艺术中心“零度之维:抽象艺术的理性表达”

 

地址:北京市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E06

策展人:夏季风

参展艺术家:艺术家: 陈丹阳、陈墙、封岩、高入云、戈子馀、顾奔驰、顾亮、郭锐文、冷广敏、李平、李文光、刘国强、刘可、马晟哲、钱佳华、曲丰国、任倢、宋建树、王豪、王一、张如怡、张雪瑞(按姓氏拼音排序)

展览时间:2017.5.27-2017.7.7

 

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于2017年5月27日至7月7日举办“零度之维:抽象艺术的理性表达”大型群展。展览由夏季风策划,邀请了二十二位当代艺术家参展,将以平面绘画、装置、雕塑、影像等多种创作媒介,来考察中国当代抽象艺术中的理性表达。本次展览也是继2015年大型群展“秩序的边界”之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以中国抽象艺术作为考察对象的又一次学术梳理。

 

本次展览借助法国文学理论家罗兰•巴尔特“写作的零度”理论作为核心,试图借此梳理和呈现当代抽象艺术创作中相对理性表达的一个方向与现场。罗兰•巴尔特的零度写作概念,源于他在1953年发表的一篇文章《写作的零度》。大意是指作者在写作时,竭尽所能摒弃任何个人情感,从而达到冷静、客观、理性甚至机械的叙述,“这是一种纯洁的写作,毫不动心的写作”。然而,情感的零度并不意味着创作中感情的缺失,恰恰相反,是要求作者对自身以及世界的认知能力更为严格,有效地调节和控制个人主观的情感泛滥,将感情降至冰点,让理性来表达现实中的客观。我们无意考察巴尔特的零度理论,是否受到至上主义艺术奠基人卡西米尔•马列维奇创作的启发。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自从马列维奇首创几何抽象绘画之后,他创作中以前所未有的理性表达方式,切实地影响了此后西方几何抽象艺术的发展进程,几何抽象或者称之为冷抽象、理性抽象这一派的创作方式,在艺术史中始终占据了不可忽略的位置。与现实主义绘画相反,抽象绘画注重绘画本身而非主题,作为自身存在的一个实体,在系统内进行自我繁衍和生成,不仅不依赖于对自然对象外观的真实模仿,而且“必须抛弃主题与物象”。不确定的而可能存在的无数内在关系,让抽象艺术充满了无限的活力。马列维奇的几何抽象与康定斯基的抽象表现主义一样,迄今依然是抽象艺术发展脉络中的两条主要线索和起源。

 

与西方抽象艺术的蓬勃兴盛相比,中国抽象艺术的发展并不顺遂,虽然早在二十世纪20年代的早期油画作品中就露出端倪,例如在当时的艺术团体“决澜社”、“中华独立美术协会”中出现,但严格地说,这些创作实践尚属于后印象主义、立体主义、象征主义和野兽派等艺术流派和思潮的绘画范畴。虽然中国艺术的美学倾向以及形式技巧一直都在演变之中,各种艺术思潮和流派可谓狼奔豕突,风起云涌,但占据主导地位的始终是不变的现实主义思潮。即便在“85新潮美术运动”中,一些艺术家用一种“似抽象而非抽象”的形式,创建了所谓“理性绘画”的思潮,也显然与西方抽象艺术的概念和理论依然存在着不小的出入,更多的是接近西方早期的现代主义艺术色彩,其间的讨论和实践仅仅具有一定的抽象主义倾向而已。随着现代科技发展的加速以及社会环境的改变,尤其是历经机械工业时代之后,在以电脑作为工具和手段的信息时代,一种更为冷静、概括、精练和简化的创作形式正在中国当代艺术中兴起,抽象艺术中的理性表达,成为越来越普遍的现象和创作手法。而这条以几何抽象为线索的创作,上溯至马列维奇和蒙德里安提倡的美学,同时也回应了罗兰•巴尔特的“零度写作”理论。

 

本次展览也是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继“秩序的边界”之后,时隔两年后再次推出的以中国抽象艺术作为考察对象的大型展览。与“零度之维”不同的是,“秩序的边界”着眼于全球范围内的32位以抽象作为创作手段的华人艺术家,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创作开始,梳理了一条非具象的、去现实主义化的中国抽象艺术创作道路,作品包含了抒情性的热抽象和几何式的冷抽象两条线索。而“零度之维”邀请23位艺术家参展,则纯粹以几何抽象作为关注主线,创作媒介涉及架上绘画、装置、录像、摄影等。虽然展览无法囊括以理性方法来表达的所有抽象艺术家,而是更倾向于把目光集中在年轻艺术家的身上,原因在于这一代艺术家对于抽象艺术的理性表达,在语言和材质上有着更加宽泛的实践。此外,他们创作中呈现出来的多种可能性方向,似乎也更加契合全球化抽象艺术的发展趋势和流变。